扶贫观点

李小云:为什么扶贫几十年,穷人反倒越来越多?

2016年6月15日 来源:南都观察

        自实施“精准扶贫”战略以来,扶贫成了全社会关注的焦点。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扶贫这么多年,穷人的数量还那么多?这个问题既好回答也不好回答。可能有人假想政府扶贫的钱没用在扶贫上,也有的认为富人越来越富,掠夺了穷人的财富。对于贫困和扶贫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和想法。所以要回答为啥穷人反倒越来越多的问题是很难的。那么,真的是扶贫这么多年,穷人反倒越来越多吗?

数字的迷思和穷人的命运


        实际上,贫困既是一个客观的现实,也是一个政治,经济社会的再生产品。改革开放之前,从物质角度看,社会存在普遍的贫困。80年代中期,政府开始实施扶贫战略,但因穷人太多,没有财力照顾到这么大的群体,只能选择其中最贫困的群体。如何知道哪些是最贫困人口?为此,中央政府制定了一个贫困线,也就是说收入低于这个线的人算穷人。

李小云:精准扶贫正在形塑新型地方政府

2016年2月29日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由原来的中央和地方集中一体的格局逐渐转变成权力相对划分的分权化格局。地方政府凭借其获得的权力,动员各种资源,在中央政府的战略布局下驱动了中国30多年的高速发展。尽管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与地方政府有一定关系,但不能否认的是,中国的发展无法离开地方政府,这是中国快速发展转型的重要经验之一。

  地方政府在改革开放的30多年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构成了学者称之为的“发展型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特定的政治体制条件下,地方政府在对上对下两个维度上长期扮演“代理人”角色——既要完成上级任务,还要满足群众的需求。上个世纪的很长一段时间,农村提留、计划生育等工作,使地方政府两头为难,干群关系处于紧张状态。优先发展经济因而成为地方政府突破“二元代理困境”的最佳方案。这是因为,经济增长优先以及大众普遍受益的结果,极大地优化了地方政府的政治行为,也使地方政府拥有了发展业绩的正面形象以及前所未有的权威及资源。在此阶段,地方政府的总体形象是正面的。

农大李小云教授:稳暖皆如我 天下无寒人

2016年2月3日 来源:人民网

        2014年年底的时候,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在云南边疆的一个少数民族贫困村住了下来。冬天的勐腊县河边村多雨寒冷。李小云就在破旧木屋改造的房子里,做项目协调、与村民讨论、完善扶贫规划——作为扶贫专家,他一头扎进这个贫困综合治理项目,已经一年多了。

        他的学生说,李老师结结实实把自己下沉到了扶贫实践中。

        让扶贫工作真正下沉到村

李小云:瞄准农户“精准扶贫”

       2016年1月31日 来源:新华社

       打开名为“小云助贫”的官方微信,最新的一期“助贫工作通讯”中,第一条消息便是《河边村贫困综合治理行动拉开序幕》。

  河边村贫困综合治理行动,是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正在忙碌经营的助贫项目。过去一年,他带队深入云南省勐腊县的贫困瑶寨河边村,开始了贫困综合治理试验。

  54岁的李小云出生于陕西省定边县,曾先后在宁夏农学院、北京农业大学学习,1987年获得北京农业大学作物生态学博士学位。上世纪90年代,他赴德国、荷兰学习发展学,回国后先后任中国农业大学农村发展学院院长、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

  多年来,李小云致力于农村发展、扶贫政策研究与实践,足迹遍及20多个国家和我国所有省份。90年代中期,开始从事扶贫实践与研究,先后在北京延庆、宁夏盐池、云南红河、四川仪陇县等地开展参与式扶贫试点,主要是针对贫困人口的小额信贷和农村贫困社区发展。

李小云:精准扶贫必须依靠资产增值

2015年12月31日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目前,处于极端落后地区和收入结构底层的贫困人口,越来越难以享受到经济增长的好处。一方面是因为改革开放以来,在所谓公平竞争的市场中,人们日益分化为经济、政治和社会地位位势不同的群体;另一方面,经济增长的主体产业已经不再是穷人可以受益的产业,导致情况进一步加剧。

        例如,具有很强减贫效应的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已经很低,依靠传统意义上的低强度、小规模、基于农业开发的扶贫措施,显然已经很难解决农村贫困问题,特别是深度的贫困问题。因此,对于深度性的贫困而言,需要对贫困进行综合治理,包括社会保障兜底、资产补助性转移与增值、自然资产价值化、收入多元化,以及扶贫方式改善等。其中,如何让属于贫困人口的资产,成为脱贫的重要手段,是新的条件下扶贫开发面临的新的课题。

李小云:精准扶贫才能精准脱贫

2015年11月6日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消除贫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内容。习近平同志指出,未来5年,我们将使中国现有标准下70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为了实现全部脱贫的目标,我国从2014年开始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实践证明,精准扶贫是适合我国当前发展阶段新特征的扶贫方式,是实现70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重要举措。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扶贫工作取得巨大成就,大规模减贫成效显著,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赞誉。我国贫困发生率从上世纪80年代的80%以上下降到2014年的7.2%。取得如此巨大成就,原因主要有三方面:第一,农村改革为改革开放初期的农村减贫提供了重要基础。当时,农民生计来源以种养业为主。农村改革解放了农村生产力,第一产业增加值从1978年到1985年以年均7%的速度增长,农民收入迅速提高。第二,非农产业发展为农村减贫提供了强劲动力。在农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农村劳动力大量向非农产业转移,实现了农民收入的大幅提高。第三,工业化和城镇化成为农村减贫的重要推动力量。随着上世纪90年代以来工业化和城镇化加速推进,农村劳动力源源不断地向工业和城镇转移,非农产业收入成为农村居民主要收入来源。此外,我国农村改革发展带有明显的普惠性,经济发展的收益能迅速为广大农村人口所共享。

李小云:请支持这项旨在帮助贫困人口缓解贫困的政策性公益实践

2015年8月21日 来源:小云助贫

        这不是一个马上能打动你爱心的“显性公益”项目,但它的确有可能是一个能让那些震撼我们爱心的悲惨故事减少的朴素而严肃的行动。我觉得只有对贫困进行综合性的治理,才能减少那一个个源于贫困的悲剧。在我们这样一个由国家主导发展资源而且能将发展经验有效转化为政策的体制条件下,政策性公益的实践意义是巨大的,所以,“小云助贫”在全社会高度关注农村贫困问题的形势下,发起这项旨在探索贫困综合治理的行动。我籍此短文告知我的朋友、同事和学生们我从事这个项目的思路,也同时邀请大家以不同的形式支持这个行动!

        在经济发展的增长点与贫困人口生计的联系越来越弱以及贫富差别日益增大的条件下,农村的大多数贫困群体陷入了机构性的贫困陷阱。如果不对造成贫困的多维度问题进行综合治理,普遍性的极端贫困很难得到根本性的缓解。

李小云:精准扶贫需解决三个关键

2015年8月12日 来源:成都日报

        如何建立精准扶贫机制实际上一直是我国扶贫政策与实践的核心问题。我国农村扶贫工作虽然经历了从80年代以贫困县为扶贫单元的瞄准,2001年开始的以贫困村为扶贫单元的瞄准。到现在,强调的精准扶贫战略,但是不论扶贫瞄准单元如何变化,如何实现针对扶贫对象的瞄准和扶贫资源的有效分配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从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实施以来,无论是针对农户的,还是针对贫困地区经济发展的扶贫措施都普遍存在低的瞄准率,高的漏出率,甚至出现扶贫资源的流失和挪用等一系列的问题。

        警惕精准扶贫中的“瞄准”流于概念性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经济迅速发展极大地减少了贫困人口的数量,但是与此同时出现了三个大的差距:城乡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贫富之间的差距、发达地区与落后地区的差距。这些差距导致了农村贫困人口与非贫困人口的财富水平的巨大悬殊,这是今天扶贫工作难以取得根本性突破的根本原因。

        今天,贫困人口很难从一般性开发扶贫活动中受益。

李小云:农村社区,不能重治理轻建设

2015年7月28日 来源:环球时报

        据山东平度官方消息,不久前因为饿得皮包骨头而被媒体关注的平度市崔家集镇孤寡老人李树荣17日早晨突发心脏病去世。虽然后来平度官方对“老人几近饿死”事件中的一些传闻做了澄清,并事后处理了相关责任人,但是事件凸显的一些问题,仍引起社会的广泛热议。

  实际上,中国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老人的社会福利状况比较令人担忧。即便是居住在农村养老院的老人,他们的居住条件、保健营养以及关怀都远远不及城市老人,更何况那些住在村子里无人照顾的孤寡老人。农村孤寡老人的福利缺失,是我国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农村普遍的现象,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国农村社区建设所面临的挑战。

  我国基层社区建设一直处于城乡二元分割的状态,社区建设工作长期重视城市社区忽视农村。国家和社会的各种社区建设资源也主要分布在城市社区。在城市的社区中可以看到各种文化休闲设施,各种关爱老人的活动,也有很多志愿者的服务,但这些在农村尤其是贫困的农村很少见到。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