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观点

李小云:中国公益的新使命与挑战是什么? | 年会实录

2016年11月30日 来源: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

        2016年11月23日,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2016年会在上海圆满闭幕,此次年会无论从议题设置还是服务形式上来说都得到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好评,我们将陆续整理出此次年会的精彩内容,供大家回顾和体会。本篇为您呈现22日主题演讲环节——李小云教授的演讲《中国公益的新使命与挑战》。

        中国在过去数年间出现这样一个变化,有两个维度的指标。对外,这个变化已经产生了全球性的意义,就是我们已经开始向全球扩展,不是扩张。对内,我们在政治、经济、社会结构上发生很大的变化。这两个维度的变化是把握社会组织发育的重要条件。

        90年代中期,我们做NGO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从外部的拓展来看,第一,有我们民族的本体,自立的力量,和人吃饭一样,有民族本体性的自我利益。第二,在寻求我们民族本体利益的全球化过程中,不仅是从文化角度,更主要的从物质角度讲,我们从过去的被现代化、被全球化,到今天拥有历史和物质的优越性,就需要思考一些问题,怎么能够真正公平的丰富其他的文化。

李小云:公益价值神圣,但公益人不是圣人,公益组织不是圣殿

2016年11月25日 来源: 南都观察 

李小云在第八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上。 © 新华网

        前几日,我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第八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盛会吸引了近千人参加。论坛的盛况与我上世纪90年代开始接触公民社会组织时的情景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世界。这一盛况的确反映了中国社会公益组织的跨越式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社会公益组织的快速发展,没有以削弱国家和市场的力量为代价。因为在过去几十年的国家、社会与市场的互动中,中国的国家力量和以国有企业市场化、私人企业巨大膨胀为代表的市场力量,取得了更大的惊人发展。社会公益组织的发展、国家治理能力的改善、市场力量的扩张,三者共同构成了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基本动力。

李小云:马化腾淡淡地通过指尖,把公益文化穿透了中产阶层

2016年9月9日 来源:南都观察

        互联网公益创新的社会政治意义已经超越了互联网技术本身的技术性,超越了互联网盈利模式的经济性,更重要的是超越了我们对于资本的那份憎恨和对于资本人贪婪的预设。原来,一项社会创新的确可以改变社会本身。

        我绝对反对任何劫富济贫的行动,但是倡导一个合理的社会契约和共识。这个共识就是我有超出社会平均水平的财富,那么捐出一点是我的义务,我是财富的创造者和守护者,但不是财富的独占者,多余我需要的财富属于社会。

        马化腾用中产阶层所能接受的文化偏好,将“捐赠”这个公益的核心淡淡地通过指尖,以极度娱乐游戏的形式得以表达。这种包容性是巨大的,它将公益文化穿透了至少大部分中产阶层群体。

        公益人应该是最谙于公益理念同时又是对公益资源缺乏感受最深的群体。

        在我们孜孜不倦的劝说他人捐款,尖锐的批评社会缺乏捐赠文化的时刻,是不是先审视一下我们自己,审视一下我们在我们一年中能有多少的收入用于公益。

李小云:公益力量不能取代政府的作用 西化公益脱离了中国的实际

2015年11月21日 来源:《中国慈善家》11月刊

政府在民生建设上存在严重缺陷

       《中国慈善家》:这二十多年你一直在观察和思考公益慈善,2014年又带队到云南贫困村实践,你所成立的小云助贫中心与常规的扶贫组织似乎有明显不同,可以介绍一下吗?

李小云:当前公益文化是“精英化”的

2015年5月13日 来源:善达网

        提要:中国的公益行业正处在快速发展阶段,各类公益组织不断涌现,但我们的大众性的公益文化还没有形成,而公益资源的分配不均也是亟需改变的。

        5月9日下午,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在位于朝阳区银河SOHO的鸿芷咖啡馆,分享了他对公益的一些思考和感悟。

        当天下午,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李小云显得又黑又瘦——他刚从云南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在那里,他经常开车带着几位学生志愿者颠簸在崎岖的山路上,用行动践行着他“朴素公益”的理念。“晚上会累得不想说话。”李小云说。简单地介绍过自己的云南之行,李小云开始畅聊起公益的话题。

大众公益文化远未形成

李小云:践行朴素公益,追忆朱传一先生|草根公益助贫谈

2015年3月16日 来源:公益慈善周刊

        微信传来朱先生离我们而去了,怎么会呢?先生爽朗不倦之容牢牢镌刻在我的脑海中。仔细一想,未见先生至少有十年了!今天我由所谓的“知名学者”变成了公益领域真正的学生了,想起了朱先生和我讲过的几句话,“什么是民间?什么是民生?什么是民主?”我当时就想这美国研究所的专家可真美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