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云南日报:勐腊县河边村精准扶贫系列报道之七——喜看大象常漫步

2017年07月06日 来源:云南日报

  一天晚上,清亮的月光下,一头体型硕大的亚洲象走出森林来到河边村旁悠闲地散步,与村外地里干活回家的小伙子李杰相遇。眼看躲避不及,他急中生智爬上身旁的一棵树,由于慌乱,就在大象刚从树下经过时摔了下来。 

  眼看悲剧就要发生,出人意料的是受到惊吓的大象回头看了一眼后,并没有攻击李杰,而是自顾自地走了。摔伤了脚的李杰喊来同伴把自己背回家中。

  这惊险一幕就发生在今年1月下旬的勐腊县勐伴镇河边村。

  “可能是大象知道我是护林员,‘放我一马’吧。”回忆起当时险境中捡回一条命的神奇经历,当事人李杰至今心有余悸。勐腊当地人都知道,近20年来,遭到野象攻击的事时有发生。

  今年26岁的李杰是河边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在2016年落实脱贫攻坚政策实施“五个一批”工程时,被林业部门吸纳成为全村唯一的护林员,每年可以领到9600元的薪酬。平时经常上山巡逻和进行森林管护,保护亚洲象免遭不法分子的猎杀和侵害,是他的职责之一。

云南日报:勐腊县河边村精准扶贫系列报道之六——瑶族妈妈的“五星”客房

2017年07月05日 来源:云南日报

  站在河边村口南杠河的小桥上,村支书李福林说:“你们是从昆明来的,今天晚上请你们留下来感受一下我们的‘五星级客房’,也给我们提提意见。”

  李福林说:“河边村现在的环境和条件,原来想都不敢想。”

  随着李福林走进他家,通过木梯,上到3楼。轻轻地推开客房门,一张干净整洁的床摆在房间的正中,而床上则铺着一条深蓝、深红、深黑相间的浴巾。他介绍,这3个颜色是瑶族特别喜欢的颜色。3楼的右转角处,是卫生间和洗澡间。“这是供客人用的,我们自家的洗澡间和卫生间不在这里。”李福林说,客人来住后都觉得很有特色,他们说我们“瑶族妈妈的客房”比城里面五星级客房好住。

  对自家的“瑶族妈妈的客房”,村民邓生勇也很自豪,这个全村普通话讲得最好的青年人笑着说:“李小云教授领我们去河北看的山庄客房,一个晚上要收9800元,我觉得还没我们这个好住,按你们说的,应该是‘五星级’了吧。”

  现在的河边村,和一两年前比,村容村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家建起新房,硬化了道路,有了垃圾桶、小广场,美化了村庄周围的环境。住房中镶嵌式建起的“瑶族妈妈的客房”,已经成为村民们增收的一大支柱。

云南日报:勐腊县河边村精准扶贫系列报道之五——土鸡蛋十元一个销京沪

2017年07月04日 来源:云南日报

  下午3时多,正装修房子的黄元周听到园子里几声母鸡的叫声,像捕捉到喜讯似的,轻轻地放下凿子,笑眯眯地走进屋旁园子,不一会儿手里拿着3个鸡蛋回来了,说:“这些家伙,才下了3个。”

  “这些土鸡蛋,很好吃吧?”

  “以前倒是自己吃,现在舍不得吃了。这种鸡蛋卖到北京、上海那些大地方是10元一个的。”黄元周笑呵呵地说。

  在河边村,每家每户都养土鸡。今年60岁的黄元周一直是养鸡大户,最少的时候也有三四十只,以前的鸡蛋卖价总是高不了。现在,在“小云助贫中心”和驻村工作队的引领下,大打绿色、生态牌,打造“河边生态出品”,充分利用网络信息平台进行宣传和销售,当地的土鸡蛋能以每个10元的价格销售到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

  “母鸡变成了我们的‘战斗鸡’,鸡蛋变成了‘小金蛋’。”河边青年创业小组组长邓生勇介绍,由本村8人组成的“河边青年创业小组”在网络上开了一个名叫“版纳河边雨林天然出品”的店铺。“顾客认为我们的鸡蛋品质好,所以销量不错。”他介绍,从微店铺开张至今,已卖出5000多个土鸡蛋,全村增加了上万元的收入。

  河边土鸡蛋走出边远的瑶家山寨,进入到北上广这些大城市,深受消费者欢迎,这只是河边村依托自身独特优势,瞄准市场发展产业探索尝试的开始。

云南日报:勐腊县河边村精准扶贫系列报道之四——涌入瑶寨的“公益达人”

2017年07月03日 来源:云南日报

  “阿姨,我带着弟弟玩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你们去吧,注意安全,我在家做好饭等着你们。”

  刚上一年级的黄静淑一放学回家,就要带着住在家里的王瑞淞一起出去玩耍。得到允许后,俩孩子像两只快乐的小鸟,一起“飞”出了家门。

  “小瑞淞不简单,从北京来到我们村,一住几个月,他一点都不拘束,还教我们村的小娃娃讲普通话、学规矩、学礼仪。”黄静淑的爸爸黄志成介绍,他还和宋老师一起帮我们做很多的事情,是村里人人皆知的“公益小达人”。

  小瑞淞是社会公益组织“勐腊小云助贫中心”融入河边村,为河边村脱贫攻坚竭尽全力的一个小小缩影。

  今年3月8日,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师宋海燕带着3岁多的儿子王瑞淞从北京来到河边村,开始了他们的乡村生活。母子俩就吃、住在黄静淑家。宋老师承担着“瑶族妈妈的客房”的设计和装修指导等繁杂、纷乱、细微的工作。3个多月来,从未离开,一直兢兢业业地为彻底改变这个小山村的命运而倾力付出。

  “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为改变河边村旧貌作贡献,宋老师和儿子王瑞淞只是这个公益组织的一分子。在2015年初,针对河边村深度贫困综合治理的“勐腊小云助贫中心”已在探索实践中迈开脚步。

新华网:一个云南贫困山村的“综合治理”扶贫初探

本文转载于新华网

  新华网昆明6月30日电(记者姚兵)“曾经摇摇欲坠石棉瓦顶的简陋木板房和晴通雨阻的泥土路只有在照片里才可以看到了。”正在装修新房的尹文刚说,“等我把客房装修好接待游客后,日子会越来越好。”

  43岁的尹文刚是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腊县勐伴镇勐伴村委会河边村小组村民。得益于政府扶持和公益组织的帮助,尹文刚一家即将搬进新房,特意打造的一间客房是为日后发展乡村旅游接待游客准备的。

  位于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深处的河边村是一个瑶族贫困村寨,截至去年底,全村59户215人中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2户46人。

  记者日前来到河边村,只见村民忙着建盖和装修别具民族特色的新房,村内水泥硬化路通到了村民家门口,连接河边村与外界一条约8公里的通村公路建设接近尾声……

  勐伴镇镇长岩坎丙介绍,河边村群众的收入主要以种植粮食、橡胶、甘蔗、砂仁等作物为主,虽然当地土地资源丰富,但过去交通基础设施落后,阻碍了村寨的发展。

  尹文刚说,以前还是土路的时候,晴天可以骑摩车送孩子去上学,下雨天就只能走路,至于村民养的猪鸡也不方便卖出去。

云南日报:勐腊县河边村精准扶贫系列报道之三——不再“转着烤太阳”

2017年06月29日 来源:云南日报

  夏日骄阳下,一阵阵热浪把人烤得汗流浃背,但勐腊县河边村的村民们就像不觉得热似的,有的忙着建盖新房,有的在忙装修。

  村口附近一栋快要完工的新房里,一个光着上身的青年男子正挥汗如雨,专心致志地在量尺寸、画线、下木料。溅起的木屑落在身上被汗水吸附后,很快就把他黝黑的皮肤装点得黑白斑斓。

  “你是村里请来的师傅吗?一天可以拿多少钱?”

  “我就是房主,没有请师傅,自己动手盖。”这名男子停下手中的活说道。

  “他叫黄志成。”勐伴镇人大主席团主席邓福林介绍,旁边的三栋新房分别是黄志成的哥哥和妹妹的。

  黄志成说,在两个哥哥第一批盖房子时,他就跟着外面请来的师傅学到了技术,等自己和妹妹家盖的时候,他就不请师傅,自己动手干了,不仅省下了自家盖房请师傅的3万元工钱,还通过帮妹妹家盖房子挣到了8000元的收入。

  “以后我可以凭这门手艺去挣更多的钱了。”黄志成充满了信心。

云南日报:勐腊县河边村精准扶贫系列报道之二 ——山旮旯打通了“高速路”

2017年06月27日 来源:云南日报

  “进村的这7.8公里路,你们可能觉得不稀奇,但对我们村的人来说,实在是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高速路’了。”勐腊县河边村村民小组长卢学明指着入村的水泥路说,原来一碰上下雨天,这条陡峭湿滑的泥泞路“连牛走都会打滑”,人就更别想出门了。

  还有就是盖了新房,铺上了地板砖,过去走亲戚时,看到亲戚家中铺着地板砖他都不好意思进去,“怕把人家那么干净的地踩脏了”。

  滔滔不绝地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过去不敢想的事情,卢学明话锋一转,“都是‘党建扶贫双推进’起了大作用。”

  他对来自州委组织部的驻村工作队长陶磊说:“他们进村以后就组织党员带领村民搞发展,还教我们做买卖。”

  在旁边洗菜的村民盘生草接话:“陶队长和工作队就是河边村的贵人,他们这些贵人又带来了更多的贵人,有州上、县上、镇上的领导,还有县委政法委也是经常来帮我们,还有北京来的教授。”

云南省省委书记视察河边村和小云助贫中心

        2017年5月13日一早,云南省省委书记陈豪一行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及勐腊县领导的陪同下考察了中国农业大学通过小云助贫中心实施的河边村深度性贫困综合治理实验。陈书记在农产品展示台前了解了河边村的优质农产品,并进入小云助贫协助村民建设的嵌入式客房,详细了解客房的建设情况。陈书记对于小云助贫的基层实践表示了认可,并欣然答应一年之后再次回到河边村检验扶贫成果。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