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实验随笔之十二——示范与村民互助

2017年3月28日 来源:小云助贫微信公众号

        刚刚过去的2月是河边村最忙碌最辛苦的一个月,自从2013年村民开始大规模种植甘蔗,每年的1月到3月初就是村民砍甘蔗的农忙之时。然而,香甜的甘蔗不仅给村民带来了收入,也吸引了几十头雨林野象的光顾。于是砍甘蔗变成了与野象争夺时间的竞赛,为此村民们自发地组织起来,几十户种植甘蔗的农户通力合作,每次都集中砍伐一片甘蔗地,这样大大提高了甘蔗的砍伐效率,使更多的甘蔗免遭野象之口。同时,出工勤快的人在最后结账时能获得更多的劳务补贴,即便没有种植甘蔗的农户也可由此获得部分收入。这是河边村给我的第一印象,团结与互助使村民在贫困中稍显从容。

图1 村民在一起砍甘蔗

        很快,盖新房成为大家全部生活的主题,我们发现,表现在砍甘蔗中的村民合作在建房的过程中得到延续。现如今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身穿迷彩工作服,不停穿梭于木板架构之间的人。他们咋一看没有区别,但其实除了外请的一两个木匠师傅,大部分就是河边村村民。实际上,不仅仅是房子的搭建,杆栏式木楼的整个筹备和建设过程都凝聚着农户的大量心血,每一栋房子的成功搭建都离不开村民自助以及村民之间的互助协作。

        从决定盖木制楼房的那一刻起,材料的筹备就成为了村民的日常必作劳务之一。找木料、改木料的筹备时间至少在半年以上,这期间村民自己寻找木料,根据家庭建房计划的需要原地砍伐、锯改木材。木料初步锯改完成后需要多人合作从陡峭的深山抬到能够装车的地方。自筹的木料主要包括支撑柱和穿方,如果按照市场价购买,好一点的柱子需要1000多元/根,而由农户自筹则能节省采购、请工等过半的费用。

        运回村里的木料加上在市场上购买的木板等,还需进行细加工,打磨、切割后才能使用。这部分的工作几乎全部由农户自己完成。为了改木料,村民或单独或合买了电锯和油锯,满足盖房需求的同时,也增加了家庭生产性资产的积累。改木料是一个专业活,但是难不倒一辈子与木头打交道的村民。由于地处热带雨林,伐木、改木料曾是部分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他们是村内改木料的主力,并很快带动其他农户学会了如何使木料锯改得更为齐整。现如今,客房装修的隔板,甚至是家用衣柜、桌椅都是村民自己动手打造。

图2 村民在进行房屋“石脚”奠基校对

        房屋石脚奠基完成之后就需要开始架立整体框架了,当地称为“立房子”。立房子是一件大事,它标志着村民盖房完成了最重要的第一步,同时,也是最能体现村民之间互助协作的集体行动。立房子的前一天,农户会通知部分其他村民做好准备。第二天一大早,村民们陆续集中,若人手不足,则通过打电话、广播再次号召,一般来说,帮忙立房子的人数在40人左右就够了。男性帮忙架立房屋框架,女性则帮助主人家烧火做饭。请同村人帮助立房子是不需要支付工钱的,但是主人家需要提供烟酒和两餐丰盛的“杀猪饭”。房子框架立起来之后,才正式进入盖房阶段,这时候村民的花销开始增大,其中请工费高达3-4万元,这对贫困村民而言无疑是一项天文数字。刚开始的时候,村民大多不知如何盖房,我们请了专业的木匠师傅建造了首批包括示范房在内的十几户木楼。在这个过程中,部分没有盖房的村民一边帮忙一边学习盖房技术。事实证明,村民们的学习能力超乎想象,随着房屋建设的推进,后期所立的房子中,除了瓦片的搭设需要请工以外,木板的铺设和围拢已经可以由农户自己完成。

图3 村民自建的砖混卫生间

        另外,我们采用砖混厨房、卫生间的设计解决木楼的缺陷和隐患,并继续采用示范户+农户自主学习的模式。近一年多以来,易地搬迁项目相继在勐腊县及周边地区实施,建房材料及人工费上涨的厉害,砌墙人工费高达80元/平方米。平均一层卫生间需人工费700元,两层则需1500元。实际上,我们为农户免费提供了砖块,通过示范房的建筑学习,村内已经有农户能够自主完成卫生间的砌墙和水泥浇灌。

        改变远不仅于此,自助学习盖房让村民节省了大量费用,也让他们学习到了杆栏式木楼的建造技术,潜在地创造了一项新的收入来源。河边村青年创业小组成员李明就是一个例子。李明非常勤快并且充满活力,他计划跟着张师傅学习盖房,等学到了技术一方面可以帮助村内其他人盖房,另一方面可以凭此技术到周边村寨做工,为家庭增加收入。

图4 李明和哥哥在修建化粪池

        截至到目前,河边村已有将近50户农户立了房子,虽然盖房进度不一,整个村庄规划的框架已经有了大致的雏形。近一段时间,每个前来河边村参观的人都会说一句“河边的改变真大”,但最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过去的两年时间以来河边人的精神面貌也在悄然改变并得到别人的认可。纵观村民盖房的整个过程,尽管从外观上来看,村民自建的砖房没有那么整齐、自己制作的桌椅没那么美观,尽管规划的进展还存在各种问题,但是农民自主参与到房屋的建设之中,能动性得到极大发挥,这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实现了我们参与式发展的初始目标。

图5 村民自制的衣柜

        有人认为,贫困地区缺乏的是一种自我发展的文化,农民已经高度原子化,并陷入利己主义的小圈子。我们的实践表明,在河边村,自助与团结协作在村庄的发展过程中至关重要,从集体砍甘蔗到互助盖房,在生活生计的各个方面,农民本身以及整个村庄都表现出巨大的能动性潜力。在我们看来,贫穷并不是因为穷人自身的不作为,他们缺乏的可能只是组织和引导,缺少的是来自外界的技术性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LPA110ECgRwhEXtSHnyL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