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实验随笔之九——从河边村卫生间的故事说说参与式

2016年12月21日 来源:小云助贫微信公众号

        从今年4月开始,河边村启动了旧房改造和客房装修的示范工程。在房屋建设的讨论过程中,中心工作人在与村民的互动中呈现出很多的故事,示范户之一邓某某家的卫生间修建就是个有代表性的例子。

        多年以来,除了一户旱厕之外,河边村60户人家基本没有使用卫生间的习惯。小云助贫中心在驻村办公室旁边修建的一个简易木制厕所,是村里最“豪华”的卫生间,除了我们的工作人员,村民们也会经常跑来使用。在我们的规划中,要将河边村打造成一个兼具民族特色和现代舒适性的休闲旅游与会议经济的基地,村民们各家卫生间的建设不仅要满足自家的需求,更要适应来自城市的外部消费者的生活习惯。因为这个原因,卫生间应该怎么建从最一开始就成为我们关注的重点。从房屋规划阶段开始,有关卫生间的位置和装修细节,李小云老师和中心工作人员就与建房的各户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和商量。

        我们在村里选择了备料最齐,动工较快的一栋木房做卫生间和客房装修的示范。在这家,主人决定将卫生间的位置放在房子的阳面。由于房屋主人的个人意志比较强烈,本着推进工作,尊重客房拥有者自身意愿的想法,最终我们按照主人的规划在他决定的位置修建了卫生间。

        等到卫生间最终修建起来后,我们随着李老师到现场确定示范户客房进一步的装修方案时,才发现已经修建好的卫生间存在着诸多问题。一方面红砖砌成的卫生间在房屋的正阳面,正对着村中主要道路,这直接影响了房屋的整体美观;同时,卫生间的位置完全遮挡了客房的采光和视野,导致在进行设计客房装修方案时非常困难。

        我们在河边村的整个工作过程中,受到李小云老师参与式工作方法的影响,非常注意听取村民的意见,不以我们的意志强迫村民。很多时候当我们的想法和村民冲突时,最终做出的决定也是尽量尊重了村民们自己的选择。我们以为这样才是完美履行和贯彻了“参与式工作方法”。但在示范户卫生间修建这件事上,李老师把我们称为“机械式原教旨主义的参与者”。他说,真正有益的参与式工作方法应该是对村民进行负责任地引导,将外部积极的因素整合进来,而不是以村民意见为主导的“民粹主义参与式”。例如,在村民建房的规划设计阶段,他就坚持要保留具有民族特点的栏杆式木楼建筑形式,而坚决反对当地旧房新建过程中常见的千遍一律的砖瓦房形式。但当地村民更加中意砖瓦房,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砖瓦房才是现代化的象征,而传统的栏干式则代表着贫穷和落后。在这种时候就不能片面遵循他们的意见,因为他们的意愿所体现的其实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而是他错误认识的反映。李老师说,栏干式的木楼才是环境友好和有文化底蕴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坚持保留这样的建筑形式,而同时可以将房屋的内部设计得更加现代化,满足他们对城市生活的憧憬和向往。回想河边村新房规划和设计阶段,李老师确实是积极灵活地使用了参与式工作方法,并达到了良好的效果。截至目前,村中已经修建好的近30户新瑶式木楼从立房伊始,就屡屡让第一次见到它们的访客产生“惊艳”之感,进而印象深刻、赞不绝口。村民们也渐渐从外界的反应中体会到这一决定的正确性。

        从河边村客房整体规划的成功经验和卫生间示范的不太成功案例,我们真切体会到参与式工作应该是一种积极互动的方法,而绝不是机械式地遵循村民的意见。在今后的工作中,中心的工作人员会本着这一原则,继续协助村民们落实好每户客房和卫生间的设计装修工作。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GCtNW-l708xAOTinZ-rct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