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建瑶族妈妈的客房?

        芬姐说:“要是谁家要收拾客房的床铺,我可以帮助她们,我以前在酒店打过工。”黄哥看着弟弟家的客居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房间和这样的被子。”崭新的客房像是给这个封闭贫困的河边瑶寨注入了一剂兴奋剂,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 在县、镇政府大力支持下,由小云助贫和村民共同打造的复合型产业体系中的核心产业---“嵌入式特色客居”,在经历了示范居建设之后开始进入规模化建设阶段。

(村民李云芬在示范铺床)

        座落在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深处的河边村,2014-2015年人均支出为7000多元,而人均收入仅为3000多元,人均负债达4000余元。这意味着假定2015-2016年人均支出和收入维持不变,人均负债将会攀升到8000多元;假定人均支出不变,人均收入达到7000元,只能确保不发生债务累积增长,而原有债务并未得到清还。因此,如果在支出维持不变的情况下还要偿还债务,则人均年收入必须达到11000元。但即便收入达到11000元,也只是偿还了债务,整体福利水平并无改善。这就是所谓的贫困陷阱。以河边村为例,要想跨越贫困陷阱,则人均收入需大幅提高至少三倍,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所以,小云助贫提出:通过输血为造血创造条件,通过打造能大幅度提高村民收入的核心产业,探索帮助河边村民走出贫困陷阱的助贫路径。对于河边村而言,仅靠传统的农业产业不太可能大幅度提高收入,因此,小云助贫把传统的农业产业作为基础性和辅助性的产业,同时在对河边村的资源进行系统诊断之后,提出了能够充分利用河边气候、自然景观和文化资源,特色与高端并行、会议及休闲齐驱的旅游经济方案。

        河边村作为云南省异地搬迁的重点村获得了国家异地搬迁扶贫政策的大力支持:河边农户每户可获得六万元的二十年期无息贷款;同时,建档贫困户还可获得四万元的建房补贴,普通农户可获得一万元的建房补贴;此外,河边村民还能获得住建部门的危房改造补贴每户七千元。政府的投入基本上满足了河边村民住房改善的需求,为河边村进一步跨越贫困陷阱打下了基础。

(河边村民互助盖房)

        小云助贫认为,异地搬迁虽然解决了改善居住的需要,但是并没有考虑可持续脱贫的方案,如果能够利用政府的这笔投入,也就是说“输血”,进行产业创新的话,那么这笔公共资源的投入在改善河边村民福利之外,还可以成为河边村民提高收入的资产。因此,小云助贫与村民共同商议,对全村进行了统一的规划,在河边村打造具有瑶族特色的木质楼居,并在每户打造具有特色且嵌入到家庭中的瑶族客居。

(瑶族客房)

        为了不增加农户的债务,小云助贫先后于2015和2016年两年,通过99公益日的腾讯捐助平台为河边瑶寨的村落建设和瑶族妈妈的客房建设进行了公众筹资。小云助贫将公众筹资的善款以及从其他资助机构获得的善款,主要用于村落景观建设、示范楼居、示范客房的建设以及瑶族妈妈客房装修的材料补助等方面。

(99公益日腾讯捐助平台公众筹资情况)

        截至本文发表,河边村第一批11间客房已经完成了所有硬装,进入软装阶段。第二批16间正在紧张装修中。随着进村道路的铺设,河边村这座隐藏在热带雨林中的瑶族小村落,像一位久藏深闺的美丽少女,正在小云助贫的帮助下,梳洗换装,等待着时机与一路关注着她成长的大众见面。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建设中的河边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