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林雨美堵村乡振实验如何做?

石林县圭山镇雨美堵村是一个地处圭山森林公园中的一个彝族村寨,有40多户人家。石林风景区在全国几乎人人皆知,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讲,阿诗玛其实更为知名。当初昆明市在介绍选择圭山镇雨美堵村的时候就专门讲,这里其实也是阿诗玛的故乡。彝青是彝族的一个支系,雨美堵被当地人称之为“云上人家”。当初镇里的同志把村子的几张照片发给我,我又把照片发给很多人,大家对雨美堵产生了很多的联想。但是,我和团队初到雨美堵,感到了现实与想象的巨大反差。尽管身处圭山森林公园,自然环境优越,但是村里的彝族村民很多都已外出打工,大部分土地流转给了公司,村里的环境脏乱,遗弃的农房破烂不堪。很多农户都把原来的特色民居拆除,盖起了砖混楼房。很多的家庭即使有了楼房,也少有人居住。这样的一个村庄如何能够振兴起来?

(传统服饰合影)

乡村的振兴当然不仅仅是村庄的建设,更多的是一个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城乡如何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问题。但是乡村振兴需要从某个最基本的单元开始,所以我们在展开昆明都市驱动型乡村振兴实验的时候也是把自然村作为一个基本的工作单元。虽然我们在总体上形成了基于乡村资源来实现的利益如何更多地留在乡村、如何盘活乡村闲置资产、如何让乡村拥有的生态价值为乡村带来价值等八个实验内容,但是经过一年的工作,我们还没有形成在雨美堵究竟如何展开工作的核心思路。

我的团队与雨美堵村、圭山镇及石林县的领导在过去的一年中对雨美堵的乡村振兴工作进行了反复的讨论。我在一年的时间里已经数十次到雨美堵进行现场研讨。空置的民居、一户多宅、脏乱的环境、村民依靠外出打工的单一生计、正在消失的彝青文化、软弱的村集体以及人力资源的严重匮乏,雨美堵的这些问题始终在我的脑中徘徊。在我们乡村振兴实验区的推动下,石林县与圭山镇的领导反复研究,已经形成了一些想法和做法,如利用闲置的农地发展土飞鸡的养殖,初步对雨美堵的闲置资产进行摸底调查,将农户闲置的农房全部无偿流转到村集体等。这些工作为在雨美堵展开实验奠定了重要的基础。但是,实话说,如何能够按照实验区的八大政策实验设计在雨美堵村展开工作,我们一直没有形成一个比较清晰的框架,这也使得雨美堵的工作在过去的一年之中处于相对被动的状态。

石林县委县政府、圭山镇委镇政府已经充分认识到实验工作的意义,也认识到这一工作所处的现状,不断推动市委市政府乡村振兴实验工作在雨美堵村的具体落实。县委书记、副书记、县长、副县长多次到村里推进工作,并制定了定期到村内现场办公的工作制度。在县委县政府的推动下,雨美堵的实验工作开始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基于目前的工作,雨美堵的乡村振兴实验大概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讨论项目规划)

第一,依托农旅结合发展新的业态,带动三产融合。雨美堵具有苹果、人参果等特色农产品种植的优越条件,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生产规模。同时,雨美堵地处圭山森林公园,而且具有红色旅游的文化氛围。更为重要的是,村庄也是彝青文化的所在地,具有丰富的旅游文化资源。但是,这些资源并没有通过一定的机制得到充分挖掘。因此,通过开发客居、餐饮从而留住游客并与特色种植相结合,形成农旅结合的三产融合,将是雨美堵实现产业兴旺的重要抓手。

第二,引入市场资本和管理技术,实现雨美堵各种资源的价值。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实验团队与市、县、镇的同事认识到雨美堵村自身能力不足的限制:要将雨美堵丰富的自然、地理、文化及土地资源增值,很难完全依靠村民自己。这一特点与其他村不同。因此,发育一个通过引入市场力量带动闲置资产盘活和现有各种资源增值的机制是突破雨美堵乡村振兴实验工作的核心。县委县政府与镇委镇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正在与赫石兰茂庄园公司讨论合作事宜,希望通过引入他们的资本和管理技术,将雨美堵带入市场驱动的乡村振兴探索之路。引入市场资本和技术的最大难题是如何确保两个增加,一个是农民收入的增加,一个是集体收入的增加。因此,雨美堵村实验工作的核心应该集中在发育一个既能激励外部资本、又能实现两个增加目标的机制上。这一目标的实现需要将现有的农户闲置资产和集体闲置资产进行系统的摸底,确认权益的归属,并按照中央目前已经确定的有关土地流转、宅基地流转的相关规定,与市场主体进行协商,建立起一个可持续的各类资产盘活的机制。雨美堵的农村集体资产核查工作已经结束,需要建立一个能够与外部市场主体在法律层面上对接的市场经营主体,通过建立以合理的股比为基础的股份合作公司展开工作。股份合作机制的重要原则是,如果外部市场主体无资本投入,仅仅是管理投入,经营所得的股份收益应控制在20%左右为宜;如果外部市场主体有资本投入,则应根据各方资本的比重确定相应的收益比重。将经营主体依托外部市场主体进行资产经营,将会极大地弥补雨美堵村进入市场能力不足的短板。在这样的机制下,需要考虑三个重要的问题,一是建立合作经营主体的理事会,以确保农民和村集体的主导性;二是具有充分的激励,使合作经营主体能够充分发挥进入市场的能动性;三是建立可监督的透明的会计制度,避免不对称的能力产生收益不公平的问题。

第三,通过资产盘活发展农旅,按照市场的机制保护彝青文化,将雨美堵村的乡村振兴与圭山森林公园的小旅游及石林风景区的大旅游进行有机衔接。从这个角度讲,外来的市场资本需要将其未来合作经营的内容扩展到文化、旅游方面。通过市场机制来带动彝青文化的保护需要走出传统意义上只要涉及文化保护就必须依靠政府公共资源的单一路径。而通过市场机制保护彝青的文化资源则需要与石林旅游的大环境相结合。

第四,雨美堵村乡村振兴工作中人居环境的改造也将需要按照公司经营村庄的模式展开。未来公共卫生间的维护、村庄的美化、环境的整治等将需要纳入到公司运营的整体框架中,通过支付服务的形式购买村内闲置劳动力。这既可以促进乡村公共服务的可持续性,又能提升闲置劳动力的就业从而提升农户的收入。

第五,雨美堵村的另一个薄弱环节是乡村治理,将村庄整体纳入到市场经营的范畴将会为村庄注入新的人力和组织资源。未来雨美堵村与外部市场主体所形成的合作经营主体将会涵盖村庄经济活动和社会服务的很多内容,因此需要考虑合作经济活动与乡村治理之间的有效衔接。这就需要在起步时对村两委的领导与合作经营主体的关系进行明确的界定。

为了推动雨美堵村展开引入外部市场主体,通过外部资本和技术进入带动雨美堵村乡村振兴的实验工作,要考虑在雨美堵村实验中各方的角色。政府应该主要负责基础设施建设工作,并对实验的核心示范内容进行支持,如闲置农房改造为民宿、民宿餐饮和彝青文化保护的示范工作。在此基础上,实验应进一步考虑如何为村集体经济与外部资本的合作经营主体提供支持。合作经营主体一方面可以继续得到政府的政策性支持,一方面也可以探索通过农村信用合作社授信的方式获得更多信贷,同时还可以考虑以外部主体为纽带通过市场进行融资。